今天是:

国别热点 CHT

服务您的热线:010-84647718 我们恭迎您的来电!
当前位置:国别热点国别热点

公共外交化解投资风险的成功尝试

作者:信息部  来源:CICCPS  发表时间:2016-09-02 07:40:59 

金沙澳门官网网址

背景提示:中企投资的科伦坡港口城大项目,没有重滔缅甸“密松电站”长期停工的覆辙,而能在短时间内复工,有多种原因,中国的公共外交对化解项目风险起了重要的作用。

       近1年来,中企投资的科伦坡港口城项目停而复工,其命运发生过山车般的变化。许多国人被搞的一头雾水,心中难免犯嘀咕:当初为何不行,现在为何就行?未来中方在斯里兰卡的投资有保障吗?            
科伦坡港口城项目是中方在斯里兰卡投资的最大项目,一期投资约14亿美元,投资建设方是中国交通建设集团。该项工程在2014年9月17日开工,计划5年至8年基本建成,包括填海造地276公顷土地,将带动二级开发投资130亿美元,创造8.3万多个就业机会。港口城将成为南亚地区集金融、旅游、物流、IT等为一体的高端城市综合体。斯这个印度洋上的“明珠”将大放异彩,其先进的金融、物流等体系将大大提升斯在地区和国际上的地位。

       港口城虽是商业项目,但它却身不由己的卷入复杂的政治,甚至地缘政治关系。2009年,持续20多年的斯里兰卡内战结束后,恢复重建和发展经济成为国家的头号任务,斯急需资金和技术,能提供的西方国家此时在干涉斯的内政,要调查其在内战后期违反人权的情况。时任总统拉贾帕克萨选择同中国合作,并多次访华,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斯中经贸关系快速提升。2014年,中国成为斯最大的投资国和第二大贸易伙伴。斯的邻国印度以及西方国家对中国影响力的增加一直心怀成见和不满。他们尤其不能容忍的是斯中安全合作,2014年,中国潜艇停靠科伦坡港口引起印方的激烈反应,认为中国在印度洋实施包围印度的“珍珠链战略”。

       中资项目被叫停的原因

       2015年1月,斯总统选举成为斯中两国关系中的一个重要节点,被认为“亲中”的时任总统拉贾帕克萨意外败北,被认为“亲印度和西方”的反对派联合候选人西里塞纳当选总统,新政府的上台,一些印度和西方媒体兴高采烈,称中国的“一带一路”和“珍珠链战略”遭遇重大挫折。

       客观地看,斯政局的变化导致其内外政策和投资环境发生重大变化。前总统拉贾帕克萨突破任职时限,成为“超级总统”,行使超级权利。现总统西里塞纳主张通过修改宪法削弱总统权力,扩大总理权力,强化议会和司法机构;打击腐败结束家族政治,建立清廉政府。与前总统主张国家引导产业不同,西里塞纳支持自由化,坚持市场经济,强调不能单纯靠举债推进大项目,上台后叫停了前总统拉贾帕克萨实施的若干大型项目,避免国家陷入“债务危机”;主张外资来源多元化,避免过多依赖某个国家,以增强斯里兰卡经济的安全性。

       其次,作为内政的延续斯外交政策也发生变化。其主要特点是斯新政府拉开同中国的距离,改善同印度和西方国家的关系,争取外援和外资来源多元化。前总统拉贾帕克萨“亲中疏印”,斯印关系长期冷淡。西里塞纳总统履新后的首访国家是印度,访前新政府叫停了中企投资的港口城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理由是要进行重新审查,实则是为赢得印方的好感,印方心领神会,“投桃报李”,同意向斯提供压箱底的民用核技术,并进行经济、文化和农业等方面合作。这被莫迪总理称为印斯两国“互信的又一个证明”。美国彭博社则认为,印通过向斯提供核技术,“对抗中国的影响力”。

       美国曾是斯最大的出口市场和主要的外援国,拉贾帕克萨主政时期,双方关系很僵,美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带头发起有关斯违反人权提案,并进行经济封锁,欧盟则取消了对斯的超普惠制待遇。因而,修补同西方国家的关系、减轻压力、获得经济上的好处是斯新政府调整外交政策的主要目的。斯总统和外长分别访问了美国、英国、日本等国,介绍斯国内政治改革进程,承诺要改善人权状况并对内战后期的战争犯罪进行调查等,此举得到西方国家的认可,2015年5月,美国国务卿克里访斯,肯定了斯的民主进程,表示将提供必要的援助。日本也提供了首笔贷款。

       斯里兰卡政局的变化殃及中资项目,港口城停工期间每天造成高达38万美元经济损失,这使中企深切地感受到投资斯的政治风险。中方向斯提供其急需的资金和技术,帮助重建和发展,没有政治条件,也不干涉其内政,为何好心没有好报?项目无罪,党争使其获罪。在时任总统拉贾帕克萨的治下引进的这些中资项目,客观上对执政当局有利,成为其显摆的政绩之一。反对党在争取执政地位的过程中,要打倒执政党,首先要抹黑执政党,使其失去民意基础,连带就要抹黑中国的投资项目,“中资项目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在斯总统竞选期间,反对党猛烈攻击时任总统拉贾帕克萨“裙带提拔”、“贪污腐败”;同时抨击中资项目“填海造地破坏环保”、给中企土地是“卖地求荣”等等。这些都成为前总统下台的导火线。

       倒洗澡水不会倒掉婴儿。反对党取得执政地位后,非常需要这些项目,因为同样能为新政府长脸。唯一要做的事是将其与前政府切割开来,首先解决了“卖地”的问题,挖掉这个大隐患。斯里兰卡总理坦承,港口城的问题并不是对外说的环评问题,“港口城最大的问题在于土地所有权。”根据当时的协议,填海造地后的港口城,中国交建享有其中20公顷土地的永久所有权。

       中国展现了“软实力”

       在处理与斯新政府的关系、解决停工项目方面,中方展现出智慧,大力开展公共外交。印度《新印度快报》称,如今中国在斯通过人员交流和参与社会意义重大的活动,大张旗鼓地重塑形象,展现了“软实力”。
一批批斯里兰卡记者受邀访问中国,与智库负责人互动。为了纠正有关中国项目不雇用斯里兰卡人的印象,斯里兰卡中国商会发言人陈传表示,已有10万斯里兰卡人受雇。中国还向斯里兰卡人提供奖学金,前往中国大学念书。此外,数以千计的中国人到斯观光,促进当地旅游业。为了争取新总统西里塞纳的支持,中国将向一个耗资1亿美元的肾病医院出资。西里塞纳本人就来自肾病高发的波隆纳鲁沃。

       中国的做法逐渐见效。斯里兰卡记者访华后对中国印象改观。所有停顿的道路项目重新启动。14亿美元的科伦坡港口城项目也复工。此外,中国还将修建马塔拉-汉班托塔高速公路和科伦坡外环高速公路工程。
新政府执政1年多,对外政策的调整基本到位,修复了同印度和西方国家的关系,恢复了传统的大国平衡外交,即同中、印、美等国都保持友好关系。斯中关系“阴转晴”,外长、总统、总理先后访华。斯领导人在不同的场合就两国关系秀友好。

       “斯里兰卡脱华闹剧1年后落幕,再次开始向中国靠拢”《日本经济新闻》2016年3月的评论称。斯政府新闻发言人今年2月曾表示:“我们的对华立场已经完全改变。全球主要国家的经济都不容乐观。能向斯里兰卡投资的国家还有谁呢?”“德国之声”的评论文章说得更为明确,无论是印度总理莫迪,还是美国总统奥巴马都没有拿出像中国这样具有吸引力的项目。斯里兰卡其实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来自中国的投资。

       斯里兰卡需要中国投资

       斯里兰卡以种植园经济为主,工业基础薄弱,财政拮据,而公共开支很大。政府长期以来实行大米补贴、免费教育和全民免费医疗等福利措施,财政赤字高企。国家靠借贷搞建设,如今外债高达237亿美元,占GDP的31.8%。近30多年来,斯一直实行对外开放、引进外资政策,近年来,斯经济保持中速增长。新政府上台后,维克勒马辛哈总理先后提出百日施政计划和中期发展规划,要将斯打造成海运、航空、金融及制造中心。他还表示要借鉴中国的发展经验,使科伦坡成为斯里兰卡的深圳。

       这个雄心勃勃的发展计划需要巨额资金,印度西方国家的援助许诺非常有限。斯方寄希望中国,总统总理前往中国招商引资,但首先要给那些停工项目说法,以平复中企和民众的担忧和不满情绪。去年3月访华期间,西里塞纳总统明确指出,目前科伦坡港口城出现的情况是暂时的,问题不在中方。这被解读为是“斯方的责任,给中国人顺气”。他强调,斯里兰卡新政府将采取比过去更有力的措施,同中方加强经贸、教育、科研、防务领域合作。对于舆论关注的新政府对中方“丝绸之路”倡议的态度,西里塞纳明确表示接受,他说,“丝绸之路”是斯中两国共同的历史遗产,斯方希望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框架内加强同中方合作。他还说,斯方对中国政府支持汉班托塔港等斯大项目建设表示感谢,愿与中方一道落实好两国业已达成的各项协议。此后,斯总理访华时,对港口城项目开绿灯。

       风险防范问题

       中企在斯投资项目经过这次政局变动的洗礼,增加了抗风险能力。新政府对这些项目重新审查,并进行了“小调整”,予以认可。目前斯政局基本稳定,其外部大环境改善,中斯关系向好,这些都是项目实施和进行投资的有利条件。但仍有值得中企注意的风险,比如:斯里兰卡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而国内缺乏高附加值产品,这是一些国家不愿提供贷款的重要原因。此外还有潜在的政治风险。

       自独立以来,斯里兰卡一直被民族冲突所困挠,这很大程度是殖民统治的产物。全国现有人口2048万,僧伽罗族占74.9%,泰米尔族15.4%,是斯两个主要民族。历史上,泰米尔人曾占主导地位,而现在僧伽罗人一直掌握国家权力,泰米尔人地位下降,双方在就业、工资待遇和教育等方面摩擦不断,冲突愈演愈烈。泰米尔人为主的“猛虎”组织同僧伽罗人的政府作战20多年,虽然被击败,但民族矛盾没有消除。民族矛盾、政治矛盾和家族政治矛盾等交织在一起,形成复杂的政治生态,影响政局的稳定以及恢复和重建。已有的矛盾和心理创伤需要安抚化解,民族和解和国家重建需要各党各派通力合作,但对立的党派有可能对此加以利用并在不当政策下激化。而政治精英的利己主义及争夺最高权力斗争,成为国家发展的障碍和投资风险。中资项目被当成政治牺牲品戏码会否重演吗?中方虽不干涉其内政,但要准确研判其内政,善于和各派政治力量打交道,使用中方曾成功开展对斯公共外交的经验,化解风险,促使斯走上和解、稳定和发展的大道,造福斯人民,这才符合我“一带一路”倡议的大格局。

       其次,地缘政治因素带来的风险。这来自印度、日本和美国。迄今,中国已与30多个国家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协议,但不包括印度等国。印度推行“向东行动”战略,有自己的小九九,把“印度制造”打出去,成为世界制造业中心。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能够为印度制造提供发展机遇,印度认可亚投行成为创始成员国就是证明,但仍心存疑虑,印度把印度洋当成“印度的洋”,不准域外大国介入。当中国同印度洋上岛国——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发展合作关系,引起印度的警觉和不满,当科伦坡港口城成为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节点,印度的不满情绪溢于言表。为打消印度的疑虑,中方鼓励印度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中来,王毅外长提出愿意积极探讨中斯印三方可能合作的领域和途径,认为中印可以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向斯提供援助,也可以通过三方对话和协调机制解决彼此之间的安全关切。最高层次的沟通也在进行。2016年5月,习主席会见访华的印总统慕克时提出,中方愿同印方探讨将“向东行动”倡议同“一带一路”倡议对接。迄今,印方并未做出反应。海外有报道称,印度的小九九只会困住自己的手脚,印度的小动作无法阻止中斯合作的大趋势。因为印度没有充裕的资金提供,从对斯投资项目效果看既慢又差。还它干涉这个岛国的内政,《印度教徒报》网站今年5月刊发的文章披露,印度曾插手斯政权的更迭,所以不受邻国的欢迎。

       日本是中国对外投资的一个主要竞争对手。走出去的中企频频与日企过招,一方面日本为提振萎靡不振的国内经济,资金和技术到海外寻找获利市场,另一方面投资目标国希望利用中日矛盾和竞争,压低项目报价,以期获得更大的利益。印尼雅万高铁竞标战就是一例。日本企业被淘汰出局,中企胜出后,日本政府加强对企业的支持,拿出2000亿美元的巨款支持日企在海外竞标项目。在斯调整同西方国家的政策后,日本资本积极进入,已向斯提供第一笔2亿美元的开发援助贷款,并同斯开展海上防务合作,提供巡逻艇,以对抗中国在斯的影响力。斯在印度洋的战略地位越来越受到日本的青睐,会乘机拉拢斯成为其“自由和繁荣之弧”战略中的一环,围堵中国。而美国为了保持在印度洋的霸主地位,也会遏制中国在印度洋岛国的影响力,对中国投资项目使坏。这些都值得中企警惕。

  • 联系电话:010-84647718
  • 联系传真:010-84648565
  • 联系邮箱:info@ciccps.org
  • 联系地址:朝阳区望京中环南路甲2号

金沙澳门官网网址 | 备案号:京ICP备14018105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望京中环南路甲2号佳境天城B座21层
电话:010-84647718|传真:010-84648565|邮编:100102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